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小说 >> 百味人生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心魔          【字体:
心魔
作者:天际流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758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1-20

    【一】

    黄教授走了,他到天国与夫人重逢去了。他走得很从容安详,甚至把家产都顺利地处置完毕。

    黄教授有俩儿子,大儿子出生时大风漫卷,黄教授取刘邦《大风歌》中“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”之意,起名黄猛;小儿子出生时雨过天晴,取秦观《满庭芳》中“霁天空阔”之意,起名黄阔。两人虽不大富大贵,但也工作称心,家庭美满,对父母尽心尽孝。最为街坊邻里称道的是,几十年来,兄弟俩手足情深,从没红过脸。尤其“文革”期间,黄教授夫妇被赶到农村,房子被占。大五岁的黄猛带着弟弟住在阁楼里,为了黄阔顶住极大压力不肯“上山下乡”,用微薄的生活费相依为命。

    劫难结束,落实政策,老房收回,兄弟两人先后工作,成家;平淌诜蚋局匦禄婪⑶啻,为国家做出杰出贡献。鉴于此,单位在专家新村建成后,给了黄教授一套房;平淌谧」呃戏孔,出资装修新房,购买家具、家电等,由黄阔一家去住。后来,又出资把使用房变成了产权房。

    你说,这样的兄弟能为家产反目吗?不会。谦让都来不及呢。所以,黄教授提出:各自住着的房子,包括房子里所有的财产归各人继承;考虑到房子差价,存款全归黄阔;以后版权和专利权的收益,黄阔60%,黄猛40%。两兄弟都认为父母的财产应该由父母作主,经过互相谦让,就在黄教授拟定的协议书上签了名。

    【二】

    办完丧事,黄猛说:“弟弟,父母还有许多书。你上过大学,去看看有没有需要的。多余的留几本做纪念外,都捐到单位图书馆去,说不定还能发挥作用呢。你看好吗?”“哥哥,这都是你的,你作主吧!薄笆裁茨愕,我的。去看看!

    那天,黄阔来到老家;平淌诘牟厥榛拐娌簧。但,大多和黄阔专业不对口,他挑了几本,就想告辞。

    哥哥说:“你嫂嫂和侄女都不在,我去买些吃的——我们好久没有单独吃饭了。你慢慢看!

    黄阔在书房待了一会儿。想起那个阁楼,那个和哥哥一起度过艰难日子的阁楼。再去看看吧,今后虽然还可以经常来,但毕竟父母都不在了,再也不会像过去一样来得勤了。

    阁楼里杂物乱堆;评蚩盎,清风吹入,阳光中灰尘舞动。大概母亲去世后没有打扫过了。然而,黄阔还是感到亲切,那窗下地板是兄弟俩睡觉的地方。夏天,哥哥为他捉蚊子;冬天,哥哥为他捂被窝。哥哥啊,这一辈子做你的弟弟真是前世修来的。

    在这儿拿件纪念品吧。

    黄阔翻动着,寻找着。他找到一只旧皮箱。他知道这是父亲的,当初,父母就是拿着它下放农村的,也是拿着它回家的。对,就是这个皮箱了。搬开压在上面的桌椅,黄阔提起箱子。里面是什么?总得和哥哥说一下。打开一看,全是字画。展开几幅,从落款和印章上看好像都是古人——古字画!黄阔呆住了,自己从不知道,父亲有这个爱好。哥哥知道吗?难道父亲想只留给哥哥一个人?

    黄阔一时理不出头绪,但他明白,这个箱子自己不能就这样拿走。得好好想一想。

    没有等到黄猛回来,黄阔走了。

    【三】

    这几年,电视里鉴宝类节目,搞得人心痒痒的。恨不得都能捡个漏,得个宝。面对这么多古字画,即使有坐怀不乱的定力,要不受诱惑也难。

    这箱古字画哪里来的?值多少钱?哥哥知道吗?为什么瞒着自己?父母偏心了?

    黄阔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地铁,而是在路上走。彩旗招展的商店,擦肩而过的人群,川流不息的车辆,他都视而不见,一脑子浆糊。不知不觉到了他常来的云中绿地,在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 当初,觉得父亲的遗产分配很公平。老家是新式里弄的联体小洋房,价值不菲。而自己的房子是公房,算上地段差别,两者差价有近千万。所以,不动产自己多拿了一些。说老实话自己也没有多想公平不公平。现在看来自己太老实了,你想啊,版权和专利权是不靠谱的,不一定能变为钱。哥哥坚持三七开,让我拿七,我还坚持只拿六,傻!

    一对年轻夫妇,带着双胞胎孩子,在黄阔前面走过。小孩手中都有吹泡泡的液体,边走边吹。突然,一个孩子把沾有液体的套子伸到另一个嘴前,另一个用力一吹,一串串大大小小的泡泡,随风飘向上方、前方。两人开心得大笑,奔跑起来;评睦镆欢,小时候,邻里们都说我们兄弟俩好得像双胞胎。哥哥的手一直伸向我,关爱有加。难道这样的哥哥会骗自己?黄阔实在是不想这是真的。

    黄阔想起爸爸临终前一幕:他右手食指无力地指向上面,不肯放下。哥哥在他耳边说:“我知道了,你就放心吧!碧秸饣,爸爸的手颓然而下,咽了气。当时没觉得什么,现在看来有文章。爸爸的手莫非是指上面的阁楼,指那个皮箱?是什么意思?哥哥显然是知情的!

    在利益面前,亲情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,为争财产而上法庭的例子还少吗?就不能这样就算了,得去找哥哥说个明白。

    【四】

    黄阔的反常的不告而别,使黄猛深感意外。弟弟怎么啦?这是从来没有过的。难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?黄猛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莫非他去过阁楼了,看到了?这是黄猛的心病。

    果然,弟弟打开过皮箱。

    黄猛后悔没有早点把这些字画的来龙去脉和父亲的意思告诉黄阔。他是想弄清这些字画的价值后才告诉黄阔的。但为什么要到那个时候,而不是早些?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弄清,而不是和黄阔一起弄清?这里面难道没有私心?着了魔啊,心魔!现在这个魔鬼,吞噬着兄弟情感。这是黄猛不愿意的,他不愿意像有些人,为了财产亲人反目成仇。钱财可有可无,唯一的弟弟不能没有!

    黄猛拿起电话,但犹豫再三,终于没有拨打。弟弟会原谅吗?会相信并同意父亲的安排吗?再说自己也没有想独吞,就这样说了,岂不此地无银三百两?

    并不喜欢字画的黄教授怎么会有这一皮箱字画的?

    【五】

    一九八六年一天夜里,一位不速之客来找黄教授。他,是单位环境园林队钟师傅。

    说起钟师傅,不仅黄教授,单位里文革中的“牛鬼蛇神”都心存感激。作为响当当的“红五类”,钟师傅当上了“专政队队长”,简单地说就是看管被“打倒”的干部、专家、学者的看守队队长。钟师傅心地善良,见不得别人受折磨。他负责的“牛棚”一定程度上成了“牛鬼蛇神”们的防空洞。他替被隔离者传递消息,递送物品。他不允许随意来揪斗,更不允许殴打。有一次,为了不让外来“红卫兵”打黄教授,发生冲突,竟然把人家关了起来。他还常?砦颗坊嵘匣乩吹娜,说,总有出头日子的,不要想不开。整个文革期间,这个单位没有无故死人,钟师傅功不可抹。为此,他也没少挨非议。好在根正苗红,在工人中又有威信,也奈何他不得。

    文革结束,得到平反的干部和学术权威们,都想报答钟师傅,他都一一谢绝。他还扫他的地,侍弄他的花草,不与大家往来,最多在路上遇见,打一下招呼。今天来找黄教授必定有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 “黄教授,不好意思,这么晚来,影响你们了!

    “钟师傅,别这样说。请也请不来你?蠢词怯惺虑?”

    钟师傅打开带来的布包:“黄教授,你看看这些东西!

    布包里是条幅,展开竟然都是古字画;平淌诓唤獾厮担骸爸邮Ω,这,我可不懂!

    “黄教授,你误会了!敝邮Ω蹈辖羲,“这些东西都是我捡来的!薄凹窭吹?”

    1966年7月,“破四旧”,打倒“封、资、修”之风席卷全国。古字画是“封”,首当其冲。有些胆小的人家,偷偷地把家藏字画扔掉以求自保。打扫卫生的钟师傅,就是在那个时候,捡到这些字画。

    “黄教授,捡到这些东西后,我曾经想交出去,但我不想便宜有些人,交出去不就落到他们腰包里?文革后我也不敢交。你想啊,那么多抄家物资堆在身边,不偷也是偷啊。我连老婆孩子都没有告诉!

    “这倒也是。那你今天来……”

    “是有事情请你帮忙!敝邮Ω涤械悴缓靡馑嫉厮,“我那没有出息的儿子,看到别人出国也想出国。需要一笔钱储入美国银行。我想,想……”“是不是钱有困难?没关系的,你讲,你讲!薄拔夷挠姓饷炊嗲?想来想去,就想到了你。能不能向你借一下?不过,不是白借的,就拿这些东西做抵押!

    上世纪八十年代,中国掀起出国热。只要在目的地国家打入一定资金,找到担保人,就可以“留学”的名义,去打工,赚洋钱。

    黄教授有点犯难了,不由沉思起来。钱不成问题,补发和退还了一大笔。一直没有机会报答钟师傅在文革中对自己和黄猛兄弟的照顾,这钱该出。但,这字画并不是钟师傅自己的,怎可用来抵押?

    “黄教授,你不用为难,”见黄教授没有马上表态,钟师傅说,“钱我不借了……”“不。不。钟师傅,钱我如数给你。抵押就算了,东西你还是拿回去!薄罢獠恍,你不要东西,我也不要你的钱!”钟师傅有点急了,说着就站起身。

    “不要急,我们想想办法!被平淌谝话牙≈邮Ω,“要不这样:钱,你明天下午到我办公室来拿。东西,今天就留在我家,否则你明天不会来。不过,不是抵押,只是我代你保管!

    “好的,好的。我真担心,这些东西被儿子发现,不知要闹出什么事。放在你这里好,反正东西我是不会来要回去的了!薄拔颐腔沟昧⑾伦志!薄盎挂⒆志?行!万一有事也可不连累黄教授!  

    “钟师傅,字据不写明作品的名称,是有问题的。但,我们不懂,是不是请教了别人后再写?”“不用,不用。我们现在就写!

    经商议,黄教授起草,两人签字并按了手印。

    这事在岳父家度周末的黄阔和上中班的黄猛妻子是不知道的;平淌诠卣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就不要告诉他们了。

    【六】

    不管黄教授如何推却,钟师傅坚持陆陆续续还清了钱,但怎么也不肯取回字画。退休后干脆回了山东老家,不再露面。

    一晃过了二十年。近年来,黄教授和夫人先后生病,夫人先于他而逝,重病加悲伤使黄教授没有处置这些字画。其实,他没有忘,临终前的举手就是指阁楼。现在,黄猛一念之差,造成黄阔猜疑,兄弟将阋墙。

    这一夜,注定是兄弟俩的不眠之夜。

    半夜,黄阔悄悄地到书房,裁了两张纸条,一张写上自己的名字,另一张让黄猛签名,要作为封条,贴在皮箱上。

    早饭后,黄猛的手机响了。不出所料,黄阔来电。

    “哥,我有事找你。你有空吗?”

    “我也正想找你。不要来家,到云中绿地去,在红房子前见。好吗?”这是黄猛在夜里想好的,家中有妻子在,不方便。

    “好的。我半小时后到!薄安患簧!

    【七】

    远远的,黄阔就看见黄猛的背影,哥哥也有点老了,背也微微有些驼,毕竟也已年过花甲。一瞬间,想起哥哥对自己的好,而今天却有点“兴师问罪”的架势,黄阔有些内疚。

    “哥,”到黄猛后面,轻轻地叫,“你早来了?”

    “没有,没有,刚来。坐,坐!被泼驮诔ひ紊献讼吕,“找我有什么事?是不是阁楼上皮箱的事?”

    “你知道?”“我还不了解你?不辞而别,肯定有事。在阁楼里发现你动过皮箱了。怪我,没有把情况告诉你。打开皮箱了?”“打开了?吹接胁簧僮只!薄懊挥忻は涞拇,没有看到这张纸吧?”黄阔接过纸,看到:

    兹有钟根宝同志,委托黄翰教授保管书法作品六幅,水墨山水画七幅。期限为二十年。逾期,如钟根宝不来取,黄翰可自行处置?谒滴奁,立字为据。

    钟根宝(签名,手。
    黄翰(签名,手。
    一九八八年十月九日

    如钟根宝同志不来取回上述字画,就送到国家有关部门。

    黄翰 即日

    “这后面一行字是钟师傅离开后,爸爸加上去的!被评系,都是父亲的笔迹:“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 听罢黄猛说完,黄阔埋怨地说:“那也不该瞒着我啊!

    “爸爸认为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如果告诉了你,以你的脾气和与弟媳妇的感情,很可能会讲给她听,而她是个心直口快的人,就会讲给娘家听,一传十,十传百,有可能带来麻烦。出于同样理由,你嫂嫂至今也不知道这事!

    “这倒也是!被评钠,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昨天夜里,黄阔设想了多种可能,甚至连与哥哥撕破脸的可能都想到了,就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。

    “当初,钟师傅坚持期限为二十年,坚持写上逾期父亲有处置权,原来他根本就没打算取回去。要不,我们上缴?”黄猛试探性地说。

    “按理是应该上缴,但有可能这是一大笔啊!被评缓靡馑妓党觥扒弊,“有了,我们留几张做纪念,其它都上缴。哥,你看好不好?”

    这个方案,黄猛也想过,既不违背父亲意愿,又能得到一定利益。因为觉得不是太好,有些犹豫。现在,弟弟提出来,也坚定了自己想法:“可以是可以,毕竟这些东西现在算是我们家的。只是有点不太好!

    “没关系的。只有我们两人知道,只说爸爸留下的就这几张!薄昂冒,就依你。我看还是先要搞清这些字画,然后我们才能挑选!被泼土脸隽说着,“你有没有办法请到鉴定专家来估估价?”“我有一位同事,大概有些路!薄澳呛,抓紧。现在到阁楼去,把皮箱封起来!被评跃,到底是哥哥,思维缜密,好像看透自己似的:“哥,封什么箱子?不用,不用!薄盎共恢裁词焙蚰苷业阶夷,还是封掉好。不是因为你不相信我,而是照规矩做事!

    从哥哥家封好皮箱出来,黄阔把口袋里自己准备的封条,丢在路边垃圾箱里。

    【八】

    泛黄的字画摆满了专家的工作台。整整一个上午,专家一幅一幅地看。专家放下放大镜和参考资料,让黄猛和黄阔把字画收好;评⌒牡匚剩骸澳懿荒芮肽兰埔幌,每幅字画的市场价格!弊液攘丝谒,笑了笑说:“这些字画都是临摹的赝品,没有市场价值。不过,挂在家中合适的位置,做装饰还是不错的!

    黄猛不动声色,虽然有些失望,但也是他意料之中的。真正价值连城的,会这样轻易丢出来吗?

    黄阔有些控制不。骸霸趺纯赡?怎么可能?专家你再仔细看看,难道一幅真的都没有?”专家无奈地说:“我已经仔细了。你们也看到我花了这么多时间。我也很失望,因为我也收不到多少鉴定费了。但,我总不能把假的说成真的吧?”

    黄阔还要再说,黄猛说:“弟弟,不要说了,我们走吧!

    兄弟俩又来到云中绿地。

    黄猛如释重负,仿佛觉得自己在忤逆父母,甚至“犯罪”的悬崖上,踩了急刹车,心情轻松起来;评私辜、失望、沮丧后,现在更多的是内疚,是误解父亲和哥哥的内疚。金钱迷住了心智,愧对父母在天之灵,愧对哥哥!

    “哥,对不起!”

    “不要这么说。我们心里都有魔鬼。差一点被这心魔伤害了我们兄弟感情,伤害我们的人格!被泼屯A艘幌,“我们还是把这些字画分了,一方面是父母留下的纪念;另一方面,挂在家中,也是一面镜子,提醒自己当心心魔!

    “好的!

    黄阔拿走了放有一半字画的皮箱。

    (全文完)

    写于二零一三年元月二——八日

文章录入:天际流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作者声明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〖梧桐细雨文学网站〗立场无关。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4 www.szwyt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新赌博公司官网_有信誉的赌博网_捕鱼电子游戏玩法_正规皇冠赌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