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小说 >> 情感演绎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醉蝶泪 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醉蝶泪
作者:小小小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064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4-3

  【楔子】
  黄昏,夕阳一点一点地沉沦,带走了仅存在林子里的余温。地面铺满了厚厚泛红的枫叶,狂风一吹,便在空气里上下翻腾,迟迟地不肯落下。
  断魂崖的顶端,崖下是不见底的深渊。我轻轻拈起那支翠绿色的长笛,放在嘴边缓缓地吹了起来。声音是否太凄婉,白月?竟让枯树上一直不安的乌鸦也静静地闭上了眼睛,不再纷乱拍打着翅膀。白月,白月,两眼悠悠望向没有尽头的远山,我在心底里轻唤着你的名字,却奈何不了眼底渐渐上升的朦胧雾气。

    【一】
  我叫双裳。世人知晓我的,都叫我醉蝶。我爱站在一大片柔软的草原中间,拈起绸缎的长裙,在微微的风里轻轻起舞。那时,就有好多色彩斑斓的蝴蝶翩翩飞过来,围绕着我久久不愿散开。他们都说,我身上散发着清香的酒气,能让蝴蝶沉醉。
  “小姐,我们该回去了吗?回家太晚怕寨主夫人担心!焙炖胩嶙磐鸬牡屏,在旁边小心翼翼地说道!巴砺?早就叫你不要跟来!焙炖,从小就和我在一起,情深似亲姐妹。我回头微微一笑,不再言语。灯火已尽,只有我们这两个小的黑影在街道移动!斑邸,后面仓促的一声,竟让我惊得心脏一阵狂跳。我循声望去,没有人影,却有三把发亮的尖刀齐刷刷地飞过来!靶⌒!”我一把推过红离,急速地向上翻跃上去,三把尖刀从我长裙边缘迅速地划过!笆裁慈?说!是不是红云派?”我扬起头,向周围快速地瞄了一圈,周围,仍然是一片寂静。
  这,便是我的生活。黑王寨的小姐,有着面若桃花的面容,却要时刻提防清除任何对黑王寨有威胁的人。
  “双裳,我爱你!币簧ず,突然惊醒了睡梦里的人们。
  “走!蔽一耪诺匾话炎テ鸷炖氲氖,拼命地向前奔去,渐渐地消失在一片漆黑的夜色里。

  【二】
  倘若,那日不曾那么好奇地去偷听,是否,我依然生活在梦幻的幸福里?我可以身穿鲜艳的衣裙,从人群羡慕的眼神里笑意盈盈地走过。
  “栗子,炒热的栗子……”街道上,喷香的味儿在空气里一阵阵地曼延开,让我忍不住多吸了几口气。
  “小姐,要不要去买一点?”红离俏皮地眨了眨眼,兴高采烈地说道。我突然发现,经过十几年的光阴,她也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丫头。一袭白底蓝花的长裙,不施脂粉的脸上是自然的白皙清润。灵动的大眼更是妩媚到极致,如一朵开得正盛的玉兰花。我含笑点了点头,看着她高兴地跑向栗子摊。
  刺鼻的檀香味从周围急促地传来。我慌忙抬起衣袖掩了一下口鼻,走过去一把拉过和摊主说着话的红离,开始仔细地留意起那味儿的来源。是个穿青衣的少年,他左手拿一把长剑,俊俏的面容浮现着浅浅的微笑,眼神,却一直有意地瞟向前方。温柔的眉眼,突然泛起层层杀气。我微微一愣,转过身翻看着那些精美的配饰!靶〗恪焙炖肽涿畹乜戳宋乙谎,不由得焦急喊出了声。我转过头丢给她一个冰冷的眼神,她便低下头,悄悄闭了嘴。
  “白月,你成天无所事事,究竟为何要杀我红云派的人?”宽大的草原上,青衣少年突然拔出长剑,一脸杀气地盯向眼前。潜伏在草丛里的我不禁向前方望去,一袭白衣的少年,微微笑着,沉默不语。他从腰间拿出那支翠绿色的长笛,放在嘴边,波澜不惊地吹了起来。我的眼前忍不住一阵眩晕,摇了摇头,更加睁大眼睛看向他!吧倮!不说?看剑!”青衣少年冷笑一声,白?焖俚氐顺鋈,他向上一跃,紧跟其后。那名被叫做白月的少年,不急不躁,拈起长笛,一个转身,将剑挡了出去。他突然使出右手,一掌击在青衣男子的胸前!拔以缢倒,并非我杀。李霏,你胡搅蛮缠,怨不得我。念在我们相识的情分上,我不杀你!卑自挛蘖牡仡┝怂谎,继续拿起长笛,悠悠地吹了起来。半躺在草丛里的李霏用力捂了捂胸口,一阵不间断的咳嗽,让嘴角淌出了丝丝骇人的鲜血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紧闭的眼睛才缓缓睁开,冷笑一笑,抬头恨恨地看着那名被唤作白月的男子,咬紧牙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放心,我会利用你虚伪的悲悯心,一点也不漏地讨回来的!彼闷鸪そ,站了几分钟,向林子里一跃,便不见了踪影。
  “哎哟!蔽业亩痪,向旁边转过头,红离已歪倒在草丛里,双手用力揉着脚!俺隼窗!蹦凶用挥谢赝,声音却已不太温和。我无奈地瞪了红离一眼,一把扶起她,向草原中间走去。白月缓缓转过身,我无意地抬起头,那一瞬间,竟有些错愕。一袭白衣,眉目明亮,英俊的面容有一些懦雅之气。心脏,突然悄无声息地漏掉了一次跳动。我慌忙移过视线,低眉一笑。
  树林外响起一阵阵嘈杂的长笛声。白月忽然从恍惚里清醒过来。他淡淡一笑,轻轻说道:“姑娘,白月有要事先走了!

  【三】
  为了你,我什么都愿意。很多年后,你是否还记得,那短暂的瞬间,却早已将你定格在心里,让我念念不忘。每每想起,心如泣血。
  三月的春季,草长莺飞。粉红的桃花瓣妖娆地遍树盛开,恰如我那透红的面颊。流连的春色里,我拈起那一片片纷飞的桃花,脸上娇羞地露出了点点笑意。
  “双裳,在外不可逗留太久,要照顾好红离!被⒁紊,爹娘高高地坐在上面,一脸慈祥地看着我小心地叮嘱。每次他们都不忘让我照顾好红离。其实一想,也不奇怪,她不会武功。爹娘待她也如我一般!笆,爹,娘!蔽倚∩ψ,转头拉起红离的手,相视一笑。
  再见他,却是在一家破庙里。那天的风很大,我和红离在街道上玩累了,便从河里捞了一些鱼虾,准备去庙里烤了小吃一顿。庙里躺着一个白衣男子。那一片模糊的白色,已让我心里一惊。我慌忙地蹲下身,仔细地看着他的脸。发黑的青唇一直紧紧抿着,脸色也在渐渐地乌黑。我愕然,急忙翻开他的手掌,一粒红如鲜血的圆点赫然在目。额头上,有冷汗急促地冒出。
  “红离,照顾好他,用力让他喝下热水,他就会醒来!被耙舾章,我已扶起飘飘的裙带,飞向树林。林子里一阵风呼呼地吹过,树叶发出了哗啦啦的响动! 
  阳光明媚的天气。摇摇欲坠的木桥上,李霏双眼凝视着眼前,似乎没有听到我逐渐靠近的脚步声。桥下的水流静静淌着,上面漂荡着几片微卷的枯叶。几条黑红的鱼儿温顺地在水里游动,平静的湖面偶尔会化开一圈涟漪。
  “你到底还是来了!彼鋈蛔,一脸不屑地看着我。一个转身,眼神却有些哀伤!拔乙煸频愕慕庖!蔽颐嫖薇砬榈乜聪蛩,冷冷地说道。
  “双裳,难道你……”神色禁不住黯然了很多。他转头看向我,声音温软了!敖庖!蔽椅⑽⒁慌,后背竟有些热汗渗出。
  “也罢,哈哈……”他突然大笑了几声,俊美的脸上恢复了以往的刚毅,淡淡地看了我几眼,“我是偷袭了他。我对你的感情你可以不顾,但要解药,你要交出牛角!
  牛角,我后退一步,腿险些软了下去。牛角,黑王寨的继承人才可以拥有,它掌握着所有人的控制权,也掌握着黑王寨的生灭。
  “他最多还有五个小时的活命!崩铞⑽⒁恍,望向远空,不由长叹一声。心里忽然疼痛了起来。我抬起头,麻木地盯着他,从腰间摸出那一块小小的牛角,递出的手竟不由自主地颤抖。
  他一步步慢慢向我靠过来,突然凑近我的耳旁,刻意压低声音:“你终究为了他,断送了一切。你会后悔,其实那一日我并没有走,只是躲在树旁,看你俩温情!蔽揖档乜聪蛩,竟久久地说不出一句话来。他一把抓过牛角,向我手心里塞过一个药瓶,临走不忘多看我两眼,留下一串响亮的笑声响彻在弥漫花香的空气里。
  “小姐,他醒了!逼1沟乃垡颜隹,脸部却浮肿了很多!班!蔽椅⑽⒁恍,向红离手心塞过解药,转过身跨出了门槛。晚上的街道一片寂静。不远处却有漫天的火光,一阵阵撕心的哭喊在我耳边久久冲荡。我蜷缩在破庙的一个角落,紧紧地抱住自己,不住地打哆嗦!鞍!是黑王寨!”红离在门里看了一会儿,不由得惊叫一声,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!澳隳?你不去吗?”白月转过头一脸疑惑地看向我,满眼的茫然。人如其名,他的话语温和地如天上的明月。我静静地看了看门外,苦笑着摇了摇头。黑王寨已灭,甚至,我还没有来得及多看爹娘一眼。

  【四】
  白月,你听见了吗?每当我靠近你时,那颗慌张不已的心脏会剧烈地跳动。我多想告诉你,我是那么地依恋你。我多想依偎在你的怀里,陪你看天上和你一样安静的明月。
    “小姐,我们去哪?”铺满柔软小草的平原上,红离眼里还噙着泪,抬头低着声音问道!疤煅暮=,随遇而安!蔽衣A寺;拐绰页镜某と,看着站在旁边懦雅的白月,静静地答道。这些天,我已不想再多看红离。每次碰上她红肿的双眼,心都如刀绞般疼痛。微风徐徐地吹过来,遍地浅蓝色的野花在耀眼的阳光下很明亮。我轻快地走上前,那一抹蓝在泪眼里逐渐地模糊。
    爹,娘,对不起。
    寂静的夜里,打打杀杀的场面一直在脑海里闪现。我看见李霏大声狂笑着,拿起那把青铜色的长剑,向爹的胸口狠狠地刺去……闷热的气息将我紧紧包裹。我一把掀起粉色的蚊帐,大口大口喘着气,脑门有热汗不断地淌下。
    爹,娘,请你们安息。只是那天,我真的没有办法看着白月在我眼前死去。我系好长裙,独自走到那个开满梨花的院子里。
    夜凉如水。三月的夜晚还有些微凉,天上的白月一如既往地明亮。淡淡的月光洒在院子里,一切都显得很静谧。
    “这月亮真漂亮……”咯咯的笑声传来,我不由得一愣。前面不远处,两个穿白衣的人儿,紧紧地依偎在一起,女子右手指着天上的明月,开心地笑着。我呆呆地看着,好久才缓过神来。那个温和的男子,那袭飘飘的白衣,那两个紧搂在一起的背影,和我梦境里多么的相似。白月,月光下你的背影是那么的俊美,只可惜那宽厚的臂膀,早已将佳人拥入怀里。双裳,你为何这么粗心,竟没有发现旁边还有人。我安静地走出院子,关好房门,沉默地看着眼前粉红的蚊帐,任眼泪悄无声息地淌下来。
    既然如此,我想,我留下也是多余。我原还你们一世的安宁,我愿到另外一个开满繁花的地方,孤独地终老。
    腹部突然猛地一阵生疼,手脚顿时变得冰凉,苍白的脸上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。我蹲下身,紧紧地挨着床沿,不住地向手心哈着气。这些天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引来蝴蝶后,都会如此,疼痛一次比一次厉害。

  【五】
    那个我讨厌的爱穿青衣的少年,竟会在临死前温柔地向后抚弄我的长发,眼里噙满了泪,“丫头,不哭,别怕,我很高兴,从未后悔过!
    繁花落尽,地面遗留着一层微卷失色的花瓣。充足的雨水将泥土涨得松松软软,浸泡了萦绕在空气里的余香。天空清新干净,让我郁郁寡欢的那颗心终于释然了一些。
    白月和红离,一个是我刻骨铭心的爱人,一个是和我从小长大的姐妹。我坐在窗前,凝视着窗外的那片纯净,不知道为什么,一想这些,眼眶又忍不住红了。你们在我面前,客客气气,佯装不熟。难道不累吗?就算你们说出来,我也会衷心祝福。你们,我怎么舍得伤害。
    我突然想家了。黑王寨,生我养我的地方,已是李霏的阵地。这又如何?我对自己的武功深信不疑,就算有十个李霏,也敌不过我手里的一小包尸粉。
    或许我用尸粉,会被人骂卑鄙无耻,这又有什么?我从未承认自己是好人,为了我爱的人可以忍受伤痛,为了达到目的同样可以不择手段。找到李霏,我会在他身上洒上尸粉。尸粉无色无味,粘附在皮肤上,一点一点地渗进血肉,不出七日,全身就会腐烂而死。这是我制出来的。我将老死的蝴蝶晒干,磨成粉末,混合蟋蟀、甲壳虫、蝎等十一种昆虫的粉末,洒上幻毒水,再晒干,就会得到我最想要的东西——尸粉。李霏,你让我黑王寨灭亡,我就会让你死得不明不白。
    漆黑的夜晚,街道安静的不同寻常。我拈起那张薄薄的红纸,嘴唇抿了抿,看着铜镜里自己红艳的嘴唇,微微笑了笑;褂心巧戆滓,若我没有记错,每次八月十八才会换上。
    黑王寨比以往热闹了很多,连微不足道的侧门都有人把守。我单身来到旁边的那口水井,突然沉默了。我记得娘生平最尊重这口水井。在八月十八时,她让我和红离身穿白衣,跪在这口水井旁,磕头谢罪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也曾问过娘,她却恼怒了,只说是让人尊敬的前辈,不许再多问。
    “双裳,”听见后面温和的声音,我慌忙地转过身,是李霏。我慢慢抿了抿嘴唇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宽大的衣袖在他面前一洒,指着天空那一轮弯月问:“看,是不是很美?”李霏看了一眼月亮,苦苦笑了笑,向我慢慢靠了过来:“到现在了,你还想着我家公子吗?你可知道,他和红离小姐都要成婚了,还有那么多日夜习武的人,都是为你准备的!蔽揖档靥鹜,觉得一头雾水!笆,若我没有记错,你练了蝴蝶功,应该对檀香最为敏感。那日是我家公子设计,让你们认识我们,甚至爱上他!蔽也恍嫉乩湫σ簧,不相信地望了李霏一眼,“我早就认识你了,阴险狡诈,你就继续说故事吧。你家公子就那么自信我会爱上他?”现在不就是吗?白月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,喜欢他的女人无数,你不是已经交过牛角了吗?那也是一场苦肉计,你认识红云派的我,竟不知道主使。你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啊……“我紧咬着嘴唇,恨恨地看着李霏,说不出一句话。原来太深情,是一种无法弥补的错。只不过我宁愿相信李霏在说谎,白月在我心里,是那么温和的一个人!八,”李霏哽咽了,从身上摸出一根鲜艳的红绳,“你认识这个吗?”心里又轻轻疼痛了起来,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迟疑地看了一眼李霏,颤颤地伸出了右手。手腕上,一根鲜艳的红绳赫然在目!八铝骄甙坠,我是不经意间发现的,还将他们打捞了上来,其中有一具手腕上绑着和你这一样的红绳。双裳,如果我没有猜错,水井里的那两具白骨,是你的亲生父母!蔽移嗳灰恍,泪顺着脸庞缓缓滑落了下来,轻声地问道:“李霏,你怎么能这么胡说呢?”脑海里却有片段不断地浮现,每年八月十八到这里来,娘总会让我多磕几个头,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愧疚。娘让我向这口井里倒煮好的甜粥,说是井里前辈最爱吃的。每次疯玩了回去,她会焦急地去看我的手腕……我努力摇了摇头,仓皇地转过身,惊得喘不过气来。手一次次地捏紧,又渐渐地松开……我抬起右脚,突然回头深望了一眼李霏,笑着缓缓走了回去,拿过他手里另一根红绳,将头埋在他胸前,低声问道:“那两具白骨呢?”“我又放回井里了!薄袄铞,你爱我吗?”我似乎听见他胸腔里有剧烈的跳动声。温热的气息扑在我脸庞上,他愣愣地站在那儿,过了好久,低沉的声音才发出了一个字:“爱!薄澳俏矣肽阕銎呷盏姆蚱,好吗?”我强撑起头,紧闭着溢满泪水的眼睛,不知何时,他的胸襟已湿了一大片!昂!泵挥腥魏斡淘,他将我紧紧搂在胸前,下巴触在温软的头发上,我仿佛感觉,有一滴清凉的泪水从发尖悄无声息地滑过。
    我和李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那里花儿开得正盛,片片花瓣都流露着娇羞之色。河水波澜不惊地淌过,我将他扶到河畔柳树的旁边,默默地注视着倒映的影子。李霏很少说话,只是喜欢坐在石块上,微笑着看着我,眼里充满了无尽的疼爱与宠溺。
    第六天时,他的身体大部分已经溃烂,还有蛆虫向外爬出,全身上下淌满了血水,每走几步路都会疼痛不已。我将他扶着靠在那棵柳树旁,看着奄奄一息的他,不禁潸然泪下。他虚弱地笑了笑,眼里噙着泪,温柔地向后抚弄我的长发,“丫头,不哭,别怕。我很高兴,从未后悔过!
    不久,李霏便全身腐烂而死。我将他葬在了一个鸟语花香的地方。临走那天,我把他坟上插满了鲜花,强忍着发涩的双眼,心里默默地念道:我七日的夫君,来世,再见!

  【六】
  原来,我们的相遇,只不过为等你和我说的那么一句话。我们的相遇,是否太华丽,而转身,过于凄凉。
  白色的月光静静地倾泻在身旁的梨树上。一朵朵梨花显得很静谧。我安静地站在树下,屋里的话一字不漏地传进我的耳孔。
  “我最爱的是你,但你不能杀她啊,她救过我的命……”一句话,站在门外的我早已泪如雨下。我呆呆地站在那,透过朦胧的泪眼去看窗户里发生争执的人儿!爸缆?我才是小姐,她是奴仆的女儿,奴仆被我爹娘杀了,爹娘怕我太幸苦,宁愿让我当下人,过平凡的生活……她的武功越深,寿命就会越短,知道蝴蝶吗?那是毒功,反正也活不长!笔呛炖氲纳,那么的怨恨与不甘!薄翱墒,好吧,一切依你……”
    原来,那一日,你歪倒在草原,并非偶然;原来,你早已洞悉我爱上了他;原来,你们知道那么多,瞒我瞒得好苦……
  我凄然一笑,突然有泪水滑进嘴里,是那么咸。我开始在白亮的月光下缓缓起舞,瞬间,成千上万的蝴蝶翩翩飞过来,歇落在身上。只是那么几秒钟,便齐齐地冲进门里,顿时,几声撕心的惨叫传了出来。
  世人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我叫醉蝶,可以让蝴蝶沉醉。它们依附在我的身上,随我翩翩起舞?傻蔽矣沂质持钢赶蚰募父鋈,面露凄凉之色时,它们也会很灵敏地冲向它们,取下性命。

  【尾声】
  从此,我在江湖上消失了行迹。只是那天走时,我还是忍不住推开另一扇门,取走了你身上的那支长笛。悠悠的笛声响起,我恍惚看见,那一日你我在草原上相见,溢满柔情的双眼……

文章录入:梧桐细雨文学网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作者声明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〖梧桐细雨文学网站〗立场无关。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4 www.szwyt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新赌博公司官网_有信誉的赌博网_捕鱼电子游戏玩法_正规皇冠赌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