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散文 >> 随笔小杞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月在手,心不走 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月在手,心不走
作者:带兰一一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433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9-15

  唐.于史良
  春山多胜事,赏玩夜忘归。
  掬水月在手,弄花香满衣。
  兴来无远近,欲去惜芳菲。
  南望鸣钟处,楼台深翠微。

  佛语有云:掬水月在手。人们心中的执念如同皎洁的月儿,即便无时无刻望着也总够不到。急功近利的尝试只会事倍功半,若是低下头脚踏实地,当你捧起清泉,美丽的月自会在你的掌心微笑。

  许多都市人在忙碌的生活中奔波,他们也许有着高度的智慧与能力,却在获取这些的过程中换来了空虚的内心。在机械碰撞的生活中,强势智慧挤压着脆弱的内心,使精神支离破碎。追求结果的人往往会荒芜了心灵,最后在破碎的灵魂碎片中不知所措。所以我说,掬水月在手。当内心不再充盈着欲望,当双手不再抓向虚空,那些美丽的蓝天白云,清风明月自会在眼中愈发清晰起来。

  极喜欢一句有趣、空灵的佛语,叫“掬水月在手”。曼妙夜空,皓月高悬,近之又非嫦娥吴刚,于是慧心一闪,掬一捧水,月亮美丽的脸庞就灿烂在手掌心里,一片禅心也在月色里氤氲开来……

  有月当空,有水可掬,有月盈手,虚实相映,虚幻飘渺。掬之趣,趣在一念之转,趣在一掬得月,趣在有月映心。每每品咂“掬水月在手”,脑中总浮现这样的场景:万里春江,一片空明,水光月色,交相辉映。在澄明迷幻的色调中,在幽邃渺远的意境里,端坐着一位白衫老者,白发银须飘动,目光清澈悠远,手掬一捧江水,思绪穿越千年。背景有五十弦锦瑟弹奏的清丽古曲,点缀着清风徐徐,浮云缕缕……似乎不是这样的图景,就对不住这浸透心扉的禅语。春意融融,月色柔柔。一曲《云水禅心》缓缓的从音箱里流淌出来。这是《掬水》专辑里的一首曲子,古筝的音色清丽飘然,似有浮云渺渺,似有流水潺潺,似有清月皎皎,一种漫透心扉的空灵之美就这样在月色里氤氲开来,思绪便也随着串串音符飘飞到迷朦的的记忆里……

  曾经在春日的月圆之夜,和朋友一起去海边赏月。一望无际的海面上,碧波浩渺,湛蓝悠远,一轮明月悬于空中,高远润洁,清幽纯净。月光踏着细碎的舞步在浪花上跳着银色的舞蹈,微风一过,静水叮咚,波光潋滟,澄清空灵。真是“素月分辉,明河共影,表里俱清澈!痹鹿馊缢缣,浅笑着掬水而嬉,捧在掌心的便有一抹月之清辉。似有于史良《春山夜月》里“掬水月在手”的意境。天上的月亮映于水中,水中的月亮悬在天上,掌心的月亮盈满心底。那一刻,凝眸处,竟有了一种亦真亦幻,扑朔迷离的感觉。天上月,水中月,古时月,今时月,心中月,心外月,浑为一体。一种物我两忘,与水月息息相融的惬意油然而生!稗渌略谑帧笔钦媸档男榛,还是虚幻的真实?虚幻是真实的映照,真实是虚幻的底蕴。明月当空,真实的存在着,我们却触摸不到,虚幻飘渺。但是月亮的的影子却可以映照在掬水的手中,似无却有。水月之间,真与实、虚与幻该怎样来界定?有禅师说“手中有的未必有,手中无的未必无!比粜挠朐峦,那么月在水中,心也便在水中。掬水有心,掬水也便有月。其实,有水可掬,有月盈手,也是一种难得的机缘。

  “千江有水千江月”,“何处春江无月明”。宋明理学讲“理一分殊”,就是一个月亮,映照在江河、池塘、湖泊、大海,尽管月影无处不在,千变万化,但月之魂魄是同一的。其实,只要心中有一轮明月,那么,何夜无月?何处无月?月之清辉将时刻映照在我们周围。

  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!贝悍缧煨,春柳依依,春夜迷离,春月旖旎。在春天的回忆和心的悸动里,乘着春风,乘着月光的翅膀,飞向遥远的福地。但愿在今夜的梦里,能有水清月白,以嫣然极致的情怀,用手掬一捧清水,掬一缕月光,盈手赠与远方的你。用心放归手中的祝福,让手中月,天上月,心中月,浑为一体,浮光耀金,静影沉璧。手中无一物,月色漫无边……

  如果跌回现实里,这样的图景几近痴人说梦了。在喧嚣繁杂中生活惯了,我们极少有“掬水月在手”这样的情怀与韵味了。为了生存,我们总是让身体在现世中不停奔波,让心情在红尘中不断起伏,让精神在得失中迷茫悲喜,我们恰恰忘记了,心灵最好的营养是宁静,宁静是心灵最喜最爱的境界!八布蛐蜗竺,心静极则智慧生!蔽ㄓ心仓,才能倾听灵魂之歌,才能灵光一现,掬一捧水而得月。

  不是吗?当青葱男女由嬉戏打闹转为羞怯宁静时,甜美的爱情要来临了。当文人骚客由奔放高歌转为忧郁宁静时,传世的作品要诞生了。当凡人百姓由奔波忙碌转为安详宁静时,心与神要幸福契合了。

  “人莫鉴于流水,而鉴于止水。唯止能止众止!弊诱饫锼档摹爸埂,便是一种清澈见底的宁静。止心如水,止水澄波,杂念、妄悲、喜怒哀乐一切皆空,是修心修道者奉行的方法,也是常人所追求的境界。

  如果说“此时无声胜有声”是人生的妙趣,那么,宁静超然则是心神来临的永恒形式。黎巴嫩诗人纪伯伦曾经感叹:“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!币材压,置身滚滚潮流中,人难免会不由自主地被挟裹前行,又有谁能真正停下来思考纪伯伦之叹呢?又有谁能停下来等一等落在身后的灵魂呢?实心而论,世界永远是热闹的,热闹的生活是逃不掉的,世俗也是避不开的,心静如水固然是有难度的,那么怎样才能透过热闹享受其背后的无限广袤与宁静呢?最简捷的方法可能就是读书了。一本书在手,能穿越时空的束缚。智者哲人的低语,也许能引领我们摒弃浮躁,回归自然!罢饷春玫囊雇,宁静,孤独,精力充沛,无论做什么,都觉得可惜了,糟蹋了。我什么都不做,只是坐在灯前,吸着烟……”周国平先生的方式很空寂,烟头火光明灭之间充满了无限禅意,与“掬水月在手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因此,得月之法,远不止一掬了之。

文章录入:梧桐细雨文学网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作者声明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〖梧桐细雨文学网站〗立场无关。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4 www.szwyt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新赌博公司官网_有信誉的赌博网_捕鱼电子游戏玩法_正规皇冠赌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