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中心 | 音画时尚 | 唐宋诗词 | 名著在线 | 下载中心 | 星语心愿 | 雁过留声 | 史上今天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梧桐细雨文学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散文 >> 随笔小杞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假牙与牙床怎么爱闹不团结          【字体:
假牙与牙床怎么爱闹不团结
作者:带雨的云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314    更新时间:2013-9-21

    整整一年,一年零好几天,艰巨工程呵。老先生对镶假牙曾一腔热情、信心百倍,高兴了好一阵又好一阵。

    唉!烟消灰飞,不再指望医师,甚至也不盼美丽的梦,不再祈求神灵。只好听天由命,甚至自己也没有勇气坚持下去。他有些怨天尤人,半口假牙21世纪了居然拿它如此无奈:

    无可奈何牙老去,别盼完好再归来;

    只怪少不经事日,老了苦脑自己挨。

    虽然科技高发展,小小牙齿能怎样;

    牙齿牙床不合作,关系只能这样僵。

    假牙也,牙床呀!你们怎么就不肯通力合作!这小模小样的俩怎么就总是不肯和谐,不肯从大局出发,精诚合作、荣辱与共呢?

    老先生想,它们是真正的唇齿相依、唇亡齿寒,命运相关的关系呵,没有牙齿牙床有什么用,没有牙床牙齿何以安生?道理再简单不过,可是它们就那样乖戾,那样的扯皮、内耗,不是你嫌它就是它怨你,不是你怪它就是它烦你,怎么就不肯和谐一致呢。

    它们一搞派性,老先生就吃苦头了,不仅不能好好的帮他吃馒头、咬萝卜、啃排骨,还常常像是他在咬假牙。

    什么?牙床,你说是假牙不对,你说本来好端端的,父母给了一口好牙,怪自己好吃贪嘴,才弄得个落难今朝。什么?牙床,你还脑它弄个假玩意天天缠你,说牙受之于父母、大恩大德,连毛发也不能慢待,牙偏偏玩起花招现代化,图什么漂亮好看,赶什么时髦风尚嘛。

    你是说“玩”就玩了,“图”也“图”了,“赶”就赶了,“摆”就摆了,“闹”就闹了,既往不咎,可它总爱跳跳蹦蹦、游游逛逛,坐没个坐相、站没个站相,所以才会给老先生找麻烦。是这样说的吗?

    什么?你是说假牙还在背地里挖苦说,就喜欢主子大口喝汤、大口喝茶,一大口汤茶它便能水涨船高、优哉游哉。这不识抬举的,下次一定坚决镇压,借助上牙紧紧的压,不许它不亦乐乎、逍遥自在。

    什么?假牙,你又说牙床挑拨离间,不是你的错,是牙床狭隘、保守、自私自利、本位主义、宗派情绪、团体情结,它容不得你、挤兑你,不肯与你保持亲密关系,你才耐不住寂寞,情不自禁的爬出来。什么?你说它还常常挤得你一身酸痛,该怪牙床无情无义?

    呵,真难,一张嘴巴里也不得安宁。难怪俗话说“公说公有理、婆说婆有理”,是是非非真难判个明白,清官难断家务事呵,这牙床说是假牙的错,假牙又是牙床不对,咋办咋断哟。

    假牙与牙床在老先生的嘴巴里相厮相守了365天还要多,好歹那么长的日子了,有甜鲜同享、有苦涩同当,该有些感情了,医师还一次次不耐其烦的帮它们协调。我的假牙也,我的牙床呀,怎么就不领情,即便看在医师辛辛苦苦,也该彼此和平共处才是呵。

    唉,它们是效仿那些别别扭扭的人,什么“捆绑不成夫妻”,什么“不是一路的人不住在一个屋檐下”,什么“话不投机半句多”,什么“矛盾是普遍存在的”,什么“与天斗其乐无穷,与地斗其乐无穷,与人斗其乐无穷”……去它们的,不安分守己的人才会有这样怪里怪气的想法,假牙和牙床也玩这套把戏做什么哟。

    一天,老先生朦朦胧胧之中偶然发现假牙与牙床亲热起来,彼此抱在了一起。老先生这下可高兴了,可正要为它们欢呼,竟发现它们是联合起来一同攻击他老先生了。

    一个说,这老家伙怎么就不怪怪自己总怪我们哥俩,要求人家是马列主义,对自己则自由主义,怎么就不多想想当年他给我们的是什么待遇,对我们是什么态度,就晓得把我们当劳动力使唤、颐指气使唤。

    一个说:就晓得要我们一年到头拉磨、碾压那些食物,关心爱护过了我们多少?一个说:不分甜酸苦辣一味贪嘴,又红烧蹄髈、爆炸鸡腿、糖醋排骨,弄得我们那么辛苦,考虑过我们的感觉没有?

    老先生被数落得哑口无言。居然追究起主子的责任来了,责备主子当年没有把它们当回事,只考虑自己的感觉。老先生无可奈何,怪自己少不经事、懵懵懂懂,没有好好;に,悔已晚矣。

    不管,就让它们议论、责怪、发牢骚,只要它们肯亲亲密密,帮助自己共同对付自己要吃掉的那些红烧蹄髈、爆炸鸡腿、糖醋排骨。

    老先生听见假牙对牙床温情脉脉起来,不知道是喜是忧。假牙对牙床说:咱哥俩今后一定要好好相处、团结一致,不要弄得万一哪天主子不高兴,“呸”的一声把我们一起吐进了垃圾堆里去。

    老先生听得还挺好笑的,不料还没等老先生开口,假牙和牙床又忽然生分。牙床不喜欢假牙这样说话,马上就顶撞说:什么呸的一声把我们一起吐进了垃圾堆里,要吐就把你这假洋鬼子吐进垃圾堆里,哪里能把我这受之于父母的牙床也吐掉,你套什么近乎。我从来都是给你垫背的,你左一口右一口吃得津津有味、不亦乐乎,我被你压在下面受苦受累。你在人前咧着一张嘴,漂漂亮亮摆阔时候想到我了没有,你的快乐我什么时候有份。

    老先生本来是个得过且过、马马虎虎的人,不爱较劲,只盼它们和和谐谐处,哪料到还是没有一天平静日子,假牙和牙床还是不停的扯皮闹分裂。

    老先生常常被气得说不出话来,眼冒金星、哆哆嗦嗦,有一天终于忍不住而发话了:你们吵什么闹什么,急了把你们打入冷宫去,让你们坐冷板凳,靠边站、开除、下岗、流放、改造、监禁、枪毙……

    老先生一年到头屁颠屁颠的来回,假牙和牙床却还是不得协调,老先生被烦昏了头、急糊涂了,昏昏沉沉中莫名其妙的说起糊话来了:

    半口假牙什么了不起,老夫气急便不再睬你;
    让你尝尝禁闭的滋味,嘭咚抛进冰凉冷水里。
    给你三天五天的限期,如果悔改才能启用你;
    不要自以为是了不起,若再狼狼抗抗把你毙。

文章录入:带雨的云    责任编辑:梧桐细雨文学网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作者声明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〖梧桐细雨文学网站〗立场无关。
    关于我们 | 站长信箱 | 雁过留声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本周更新 |
    本站作品版权所有,未经梧桐细雨文学网站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4 www.szwyt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新赌博公司官网_有信誉的赌博网_捕鱼电子游戏玩法_正规皇冠赌博网